彼時.此刻 - 王慶松﹑何崇岳﹑陳家剛攝影聯展 2012

时间:2012.02.25 - 2012.03.25

地点:百藝畫廊﹐台灣台北

彼時‧此刻-當代攝影聯展

二月 25日, 2012-三月 25日, 2012


王庆松、何崇岳、陳家剛

 

撰文/ 百藝畫廊

以攝影為媒介的藝術形式,相較於其他創作途徑來說,快門擷取了真實剎那時間下可見與不可見的所有細節,在探討可為視覺主體的概念探索 上,攝影有著無法取代的優勢;然而在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路上,攝影更在社會性與政治性的議題上肩負起相當的責任。本次展覽「彼時.此刻—當代攝影聯展」透 過王慶松、何崇岳、陳家剛三位中生代的中國當代攝影藝術家各自不同的方法論,探討中國過去、現在與未來的景觀變異以及文化現象。

王慶松為中國80年代前衛藝術著名藝術家,以富有庶民精神甚至些許粗鄙的大型建構場景攝影,反應出當代中國藝術發展特有的敘事邏輯以及 對西方美學價值的回應;他的畫面裡隱藏了冷靜幽默的符號性意涵,交互指涉編織出故事中的戲劇張力以及對時事的特殊觀察。在近期的兩張作品《女神》及《佛 堂》中,荒誕詭譎的場景延續了王慶松獨特的視覺美學,早期編導敘述性的藉物反諷逐漸轉變並成為結合現今較具冷面風格的攝影佈局;同時作品也對應了後九一一 時代,中國社會意識與政經情勢的轉變。王慶松作品廣泛為世界各大美術機構收藏,也是各大國際藝術展覽常客,近期於2011年參與法國阿爾勒攝影節,代表作 品《跟我學》2010年於西班牙各地美術館巡迴展出,2006年代表出席美國ICP攝影三年展。

何崇岳則選擇從社會紀實性的觀點去尋訪大中國動盪變遷中所發生的昨是今非,將大時代的記憶,真實地封存於每一個畫面之中,無聲地乘載了歷史的重量。此次展 覽中的作品之一《劉文彩故居》,房屋的主人劉文彩是中國60年代文化大革命下的犧牲品,是著名教化泥塑《收租院》的反面樣板原型;四川鄉紳劉文彩,在文革 時期被貼上黑五類的標籤,刻意塑造成惡名昭彰、剝削農民的反動人物。牆上的紅旗見證了過去那個政治先行的年代,斑駁的痕跡是道不盡的惆悵。何重岳的攝影作 品一直是西方世界觀察中國社會轉變的最佳媒介之一,代表系列《計畫性生育》2008年於西班牙瓦倫西亞當代藝術中心展出;2007年參與由中國著名策展人 高銘潞所策劃的展覽「走向後世紀」。

陳家剛擅長在畫面中營造別具韻味的東方風情,畫面中植入的女性角色超越性別的符號意涵,而成為象徵東方傳統社會的價值與典範。藝術家在費時的拍攝過程中深 入走訪鮮為人知的偏遠地區,塵封在過去歷史中的城鎮聚落,透過陳家剛的鏡頭,再次喚醒了人們在現代都市化過程中被遺忘的記憶;溫婉的人物角色在這樣原始巨 大的環境敘事對照下,含蓄地傳遞著寄暢於過往的文人情懷,這樣的結合使得陳家剛的攝影作品有著一種衝突又超越現實的美感經驗。近期作品《樣板房》,浮誇的 奢華場景,真切地描繪了中國社會面臨轉型所面對消費主義至上的荒誕價值觀與生活形態。攝影作品為美國現代美術館(MoMA)、西班牙瓦倫西亞現當代博物館 收藏。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