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很美                                                                                                                                        

                                                       ————样板房中中国房地产的生存游戏

        

        综观历史,变局中的社会要经历三个阶段。开始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原始积累阶段;第二个阶段是种瓜不得瓜,种豆不得豆的掠夺和被掠夺的财富转移阶段;第三个阶段,种瓜亦得瓜,种豆亦得豆,是财富的成熟阶段。中国的房地产正是处于上诉的第二阶段,也是问题最多的一个阶段。此时,生存和安全是最重要的。

        中国的很多商品楼都带着腐败的味道。也就是说,在目前中国,没有一个行业与政治,经济,和社会民生,传媒,有着如此密切的联系。它伴随着从土地拆迁,规划报建,建设开发,售楼物业的全过程所反映出来的问题,无疑都是大问题。也可以说,房地产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政治。在追寻房地产开发规律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任何一个经济的,法律的,社会的规律都很难描述房地产开发的真实游戏。但在研究了有关传销的规律以后,我们终于找到了能够描述房地产的规律,即传销定律。传销有几个特点,一是把发财宗教化;二是强化未来的不安全感;三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不计后果,把后果传给下一级。那么我们来对照一下房地产的状况,首先我们说土地。拆迁的一次性补偿方式本身就是夺了被拆迁人赖以生存的基础条件。虽然给了钱,但没有给之新的生存方式。钱一用完,生存咋办?同时,土地的拍卖亦是地方财政的半壁江山,同时亦是高房价的主要推手。钱是到手了,哪管房价天天涨,其本质不是传销吗?其次,我们说报建。每次一开会就言加强房地产规范管理,就新增几个图章,就多几个权利寻租的机会。章一盖,钱一收,哪管是否是破坏环境还是别的。最后我们说售楼。别的不讲,它一定有一个特别富丽堂皇的样板房。样板房里是充满诱惑和被诱惑的。而诱惑的背后则是拆迁的血腥 ,土地财政的利益对垒。被诱惑的则是无房的不安和无赖,冲高的房价和不断吹大的泡沫:粉饰,衍生,欲望,权利寻租.....等等阴谋和爱情。这就是房地产样板房中依传销定律演绎的生存游戏。

        后八九以后,中国的艺术家都由社会政治转向了个人。以个人对社会和政治的无助,玩世为主流精神价值。而今已过二十年了,今天的艺术则应从个人走向社会,其交点就是房子。而样板

这个中国特有的商品现场则浓缩了房地产整个过程的视觉幻象,也就是典型的场景。我们知道,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个人的世界伴随着他(她),他只是在与现实发生关系时才忘了它。一但脱离现实,他又将回到自己的世界中去。而现实是横向的,个人的世界则是纵向的。如何表现个人与社会的冲突,以及个人世界在现实中的伴随呢?我们在传统艺术中找到了图式,那就是重屏图式。重屏简单讲就是画中画图式,早在南唐的周文矩以首创重屏图而著名,这是中国绘画艺术中最吸引人的构图之一。一屏是画本身,看似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二屏是画中的画,看似亦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其实是一个主观的世界。二屏重在一起,就完成了内心与现实的错视进而隐喻现实与幻觉之间的关系。也可以说是完美的视觉辨术。这次拍样板房,我就选择了这种传统经典的图式来演绎房地产的当代困惑。那么图式有了,观念之观念之后就剩品质和乐趣了,线索呢?

        A样本:在全国的开发楼盘中选取代表性的样本

        B, 锋戏剧:在同一属性空间里演的不同戏剧,并置细节的荒诞。

        C对联:对联可以标签空间。它具有双重含义:一是表现中国开发商或权贵的修养,他们常常诗明志;二是用以证明他们在有对联的空间里却反向地活着

        D,文革瓷器:用文革瓷器由样板戏联想到样板房,反应开发商地品味,进而隐喻中国人地集体记忆和个人世界地纵向存在。

        E,鞋套:在看似干扁一律的空间中做戏,却穿着鞋套。经验告诉我们,在家里不会穿鞋套,只有在供人参观的样板房里才穿。这样做,暗示这里表演的生活是假生活

        F,挂像:在西方的艺术里,常常是挂着镜子,画中的人物和镜子是一种物理的对称关系。而在中国艺术中,则挂像,它是非对称的。一边是现实中人,挂像则是人物的理想状态活或内心状态。同时,在屋里挂像也暗示中国人由崇拜领袖到崇拜自己的转变。

     

       好了,线索就这么多,说的是细节,讲的是个人与社会冲突

的故事,这些故事看上去很美,但问题却很多。我们只是择取了房地产链中最为光鲜的一个点用以警世。样板房是一个公共空间,我希望拍摄公共空间和私密生活,传达出我对处于这个时代中的个体生活与现实社会的某种关系的感受。我寻找的切入点是虚无,异化,荒诞的心理状态,包括开发商,购房人和普通家庭在样板里的假生活。禅宗和尚说,觉悟要经历三个阶段。最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个阶段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第三个阶段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要想达到第三阶段,就必须进行纵向思考而不是横向比较,必须进行文化反思和精神重构。但是,这是一个缺乏自省能力的时代,这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时代。于是,房子作为一种类金融货币通过样板房这个通道储存了中国人的未来,但这个未来在现实社会中呈现的是可能理解却无法感受:入室皤然者,不知此是谁。

               

                                                                                         陈家刚

  


中文 / English